廣告

廣告條

“一刀切”是否剝奪部分家長選擇權?

《民辦教育促進法修正案(草案)》三審 禁設營利性義務教育民辦學校引爭議

來源:新法制報       簽發日期:2016年11月03日 10:06
編輯:周小雅       新聞熱線:0791-86847195


  圓桌議題

  10月底,《民辦教育促進法修正案(草案)》(以下簡稱草案)進行三審,其中一個重大的改變引發了大眾關注:禁止設立營利性義務教育民辦學校;刪除二審稿當中民辦學校退出后,合理補償和過渡期的規定。

  對此,反對者認為,在當下教育資源供給不足的尷尬下,引進社會資本作為補充本是良策,如今這種一刀切的做法并不妥當,而不給予合理補償和過渡期更是難以理解。而且一律禁止的做法,還剝奪了部分家長對學校的自由選擇權。

  但是,對草案的支持聲也多有凸顯。有教育學者認為,當下越來越多的營利性義務教育民辦學校成了“貴族”學校,加重了家長的負擔。而大量社會資本的注入、更好的待遇條件,也使得一部分優質老師從公立學校轉入“貴族”學校,導致公立教育的優質資源大量流失。此外,《義務教育法》也明確規定,義務教育是免費的,營利性義務教育民辦學校顯然與此有沖突。

  那么,義務教育階段禁設營利性民辦學校是否妥當?此舉是否剝奪了部分家長的選擇權?本報特邀法律界有關專家探討這些話題。

  主持人

  郭俊

  嘉賓

  李春華廣東(深圳)穗江律師事務所律師

  顏三忠江西師范大學法律碩士教育中心主任、教授

  吳平芳新余學院法學院副教授

  朱巍 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碩士生導師

  一刀切式的禁止是否妥當?

  新法制報:在教育資源供給不足的情況下,引進社會資本作為補充本無可厚非,如今一刀切式的禁止是否妥當?也有觀點認為,禁止設立營利性民辦學校有利于強化義務教育的公平性,對此大家怎么看?

  朱巍:草案對于義務教育的非營利性規定確實有強化教育公平的效果,不過,市場化的教育體系已經建立多時,現階段一刀切會傷害到已經投入大量成本的民辦校方利益,從長遠上看對教育資源發展和義務教育受眾不利。

  顏三忠:義務教育不應該成為一個暴利產業,但一方面辦好公辦教育,另一方面允許適度基礎上的營利性學校存在,對于社會教育的長遠發展而言卻是好事。這樣做既填補了公共教育資源的不足,也減少了教育經費補貼上的負擔,又滿足了社會對更優質和多元化教育資源的需求。將營利性民資排斥在義務教育階段之外,不符合當前社會對于民資的整體開放態度,并可能影響到民資對其他階段教育的投入積極性。一味禁止,既涉及到一系列的復雜操作,也影響到千千萬萬個學生和家庭的利益。在這一現實語境中,對義務教育階段“營利民辦”的一刀切叫停,應當三思。

  李春華:實行公辦學校與民辦學校教育差異化、多樣化發展,有比較、有競爭,將更有利于教育的整體發展。雖然民辦學校有其逐利性,但只要在合理的范圍內,都是可以接受的,沒必要一棍子打死。當然,對于有些民辦學校收費高、教育質量差、管理水平低等問題,教育主管部門應該加強引導與監管,發現問題應及時處理,屢教不改的,堅決予以關停并轉。退一步講,即便是最終決定讓民辦學校退出,也應該依法給予一定期限的過渡期,并拿出切實可行的解決辦法。

  吳平芳:立法的基本原則除了合法性、公平性外,還有合理性原則,雖然《民辦教育促進法》的出臺是為了強化義務教育的公平性,但不顧現實情況采取一刀切的禁止違反了法律的合理性原則,欠妥。在民事法律并未禁設營利性民辦學校的情況下,按照“法無禁止即可為”的原則,對于已經設立的營利性民辦學校,不愿意退出民辦教育領域的主辦者,法律應該考慮設置一個過渡期限,愿意退出的主辦者應給予一定的補償。

  營利性學校和義務教育免費沖突嗎?

  新法制報:有觀點認為,《義務教育法》當中規定義務教育是免費的,因此允許營利性民辦學校與此有沖突;但反對者指出,義務教育的本質屬性是強制性,并非免費,給予營利性民辦學校適當的營利空間,并不會與《義務教育法》產生根本性沖突。大家怎么看?

  李春華:營利性學校存在和義務教育免費在某種程度上存在沖突,但并非不能并存。義務教育只是強調接受教育的必須性,并不等同于完全免費。民辦教育要生存,當然需要合理的盈利空間,否則何以為繼?所以關鍵要看其質價是否相符,這個市場自會作出判斷。

  吳平芳:《義務教育法》明確規定義務教育是免費的,實際上是為國家設置了一定的強制性義務,作為義務教育的主辦方如果是國家財政性撥款單位,根據法律上權利與義務相一致原則,在享受國家財政撥款的權利下,其提供的教育服務也必須是一種免費的義務。而民辦教育機構,由于其投入不享受國家財政撥款權利,也就沒有承擔提供免費義務教育的義務。允許營利性民辦學校的適當營利空間,與《義務教育法》并不矛盾。

  朱巍:《義務教育法》是底線性和國家義務性的規定,并非是限制性規定,更不是能代替社會和家庭選擇性的規定。確保所有人能上得了學的教育公平,不代表要排斥更多的社會選擇權。草案的規定反倒會傷害到義務教育的公平性。

  顏三忠:“沖突論”是基于機械性理解法律而產生的。從全球的情況來看,許多國家剛開始實施義務教育也是收費的,后來才逐步實行免費政策。所以,無論從實施時間還是從義務教育實際情況來說,義務教育的本質屬性就是強制性,免費并不是必要前提。

  是否剝奪了部分家長的選擇權?

  新法制報:有觀點認為,義務教育階段高收費會加劇教育不公。但若有人愿意通過自費享受更好的教育,難道真的不可以嗎?如果一律禁止,是否剝奪了這部分家長的選擇權?

  吳平芳:部分民辦教育機構收費較高,只有那些愿意支付相應高價學費的家長才會選擇,而這部分家長并沒有減少了公辦學校義務教育的學位,沒有剝奪普通公民接受公平的義務教育服務,如果禁止家長選擇高價學費的民辦教育,反而剝奪了這部分家長教育選擇權。

  朱巍:受教育權本來就是憲法權利,受什么樣的教育、上什么學校,都是家庭權利。國家法律應確保所有人都能接受義務教育,而不是限制大家所上的學校,不能代替家長選擇。

  李春華:現在政府投入有限,公辦學校短缺,各地上學難、上學貴等不公平現象長期存在。而公辦學校在住房、戶籍、納稅等方面有諸多要求,對于流動人員不利。既然如此,如果一部分有條件的家長愿意付費送孩子到民辦學校就讀,尊重他們的選擇。能夠自由選擇,在某種程度上,其實也是一種公平。民辦教育多樣化,可以滿足不同消費層次的需求,為高收入者提供高價教育,為低收入群體提供廉價教育。

  顏三忠:經過多年的行業洗牌,營利性民辦學校義務教育出現了兩極分化:一個是配套優質的貴族教育,利是對公立學校的一種補充,滿足部分家庭對優質教學資源的需求;弊是在進入“教育-創收”的循環后,像“抽水機”一樣將當地義務教育優秀教師吸走,影響義務教育水平、教育公平與教育均衡。另一個是配套較差的廉價教育,利是讓許多寄居在城市而又無法享受城市義務教育的孩子有書讀。從這個角度看,無論是非營利學校還是營利性學校,都有存在與發展的空間,一律禁設營利性義務教育學校,剝奪了家長的教育選擇權,不利于民辦教育的發展。

  民辦教育制度設計應如何完善?

  新法制報:面對政府投入義務教育資源有限,公辦學校短缺的尷尬,讓民辦教育按照市場化原則進入,無疑也是一種有益的補充,但民辦教育因制度設計不完善也存在諸多隱患。面對兩難處境,民辦學校應如何發力?

  李春華:目前,我國教育資源相對短缺,故不應限制民間資本進入教育領域,只有通過公辦學校與民辦學校的合法有效競爭,才能真正促進教育進步。而政府要做的是,應該是通過立法立規,避免營利性學校獲取“暴利”,同時限定營利性民辦學校應將盈利投入學校自身的建設中,做大做強教育。

  顏三忠:直面我國投資辦學的現實國情,實事求是界定兩類學校的產權歸屬。對于營利性學校,其投入資產的所有權及其辦學結余的分配權,應按企業模式進行操作。對于沒有承諾捐獻的民辦學校,應從立法上保護舉辦者的合法權益,或者保留原始投入資產的所有權,或者允許地方政府采取變通方式給予相應的補償或獎勵。同時,應加強營利性和非營利性民辦學校配套制度建設。比如,對非營利性民辦學校的教師社保、財政扶持、稅收優惠等方面,可以參加公辦學校進行管理,同時提出在招生、收費、課程設置等方面的公益性辦學要求。對營利性民辦學校,教師社保按企業繳納、財政扶持和稅收優惠可享受如高新技術企業的優惠政策,但是在招生、收費、課程設置等辦學自主權方面,享有充分的辦學自主權。

  朱巍:應該讓民辦作為公立學校的重要補充,同時,民辦教育也應成為社會多項選擇。國家法律政策對民辦教育應把好端口,嚴格審核,確保受教育人的合法權益。最重要的是,國家對公立學校的扶植應該加強,提高教師福利待遇,加快學校基礎設施建設,確保公辦學校發展速度。這樣的話,就不會出現公辦學校優秀人才被民辦學校挖走的情況。

       首席記者 郭俊



我要找律師

熱點專題 ∨

熱點專題 熱點專題 熱點專題
微博二級 微信二級
达芬奇v88选几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