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勤救護車上高速該不該免費

專家認為應完善相關立法 ,規范救護車管理實行優先通行

來源:新法制報       簽發日期:2018年04月23日 10:22
編輯:周小雅       新聞熱線:0791-86847195


  近日,在河北邢臺邢臨高速收費站,一輛車身涂有“120”字樣的救護車駕駛員與高速收費員對是否要繳費發生口頭爭執。河北省交通廳監控錄像顯示,該救護車自邢臨高速邢臺收費站上高速行駛至威縣收費站出口,應繳費用為25元。

  “救護車里人命關天,出了問題誰能負責。”救護車駕駛員聲稱,救護車不用繳高速費。在被高速當班收費員告知救護車并不在免費通行范圍內后,駕駛員欲闖桿通行。僵持5分鐘后,乘坐救護車的病人家屬下車繳了費,救護車得以正常通行。

  經媒體報道后,對于正在執行急救任務的救護車應否繳高速費,引起熱議。據報道,近年來類似情況在山東、四川等地也發生過。

  《收費公路管理條例》(下稱《條例》)規定,軍隊車輛、武警部隊車輛、公安機關統一標志的制式警車和搶險救災車輛免交車輛通行費。但其中有關搶險救災車輛的范圍,立法部門并未給出明確規定,而是提出由國務院交通主管部門或者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確定批準。

  近日,新法制報記者撥通交通服務熱線了解到,在江西境內執行急救任務的救護車并不屬于搶險救災車輛,無法享受免高速費。同時,景德鎮、九江等高速收費站也表示,除了搶救高速上的車禍事故外,救護車上高速必須繳費,但享有優先通行權。

  但是,廣東、北京和黑龍江自1998年相繼出臺相關規定,對設有固定裝置正在執行任務的救護車減免通行費。

  那么,救護車到底屬不屬于搶險救災車輛?是否應該免高速費?因路橋費延誤病情應由誰擔責?

   嘉賓

  顏三忠江西師范大學法律碩士教育中心主任、教授

  李春華廣東(深圳)穗江律師事務所

  王優銀北京圣運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中國傳媒大學法學兼職教授

  劉東強江西東鴻律師事務所律師

  《條例》并未對搶險救災車輛進行具體界定,對于正在執行急救任務的救護車而言,如何界定其是否屬于搶險救災車輛?

   救護車是否屬搶險救災車輛?

  顏三忠:生命至上,在生命面前,理應盡最大努力減少耽誤搶救生命的時間,一切為生命安全“開綠燈”。從救護車的公益屬性考慮,建議國家出臺統一法律規定,授予救護車執勤時免費通行的權利,避免法律規定不明確引發收費沖突貽誤寶貴的搶救時機。

  李春華:搶險救災一般是指當天災人禍來臨時,國家動用一切力量去解救、轉移或者疏散受困人員,搶救、運送重要物資,保護重要目標安全,開展災后重建等工作。從這個角度講,救護車如果不是去險情發生地或災區搶救受傷人員的話,則不屬于搶險救災車輛。但這并不表明救護車不應該享有在高速公路上免費通行的權利。

  王優銀:《條例》并沒有明確救護車是否屬于搶險救災車輛,而是由各地方自行確定,這就導致了不同的地方的差異性規定,雖然這樣的差異性不利于搶救的效率,但確實應當遵守。

  劉東強:救護車作為一種對患者進行救助的工具,在執行搶險救災過程中,屬于搶險救災的車輛。但是,在一般情況下的使用過程中,大量用于對個體患者的搶救,并不具有規模性,而且是有償服務,此時則不應視為搶險救災的車輛。

  救護車救人具有公益性特征,能否就此給予其特殊路權,免繳路橋費?若需繳費該由誰負擔?

   應否給予救護車特殊路權?

  李春華:救護車具有公眾屬性,有關部門有必要出臺統一規定,賦予依法執行搶救任務的救護車以特殊路權,比如優先通過或者免費通行(包括先通過后繳費)的權利,畢竟救護車承載的是生的希望,而人的生命與健康是最為寶貴的。但如果任由違法違規救護車享受特殊路權,免繳公路通行費,有損社會公平。不過,在現場難以核實的情況下,還是應盡快免費放行,事后再要求其補交。

  劉東強:救護車在日常使用過程中是商業性質,屬于有償服務,既然向患者收取了服務費,支付路橋費是其應當承擔的成本,而且該成本最后也會由患者買單,因此,救護車不應當有免繳路橋費的特權。

  王優銀:救護車有搶救、運輸病人的服務,但卻需要收取費用,這不符合高速免費通行的車輛要求具有“公益性”的規定,予其特殊路權,免繳路橋費這點有待商榷。歐盟國家醫療機構的救護車輛都貼有標簽,經收費口掃描后自動繳納通行費,費用由醫療機構財務中的公共事務費統一支付,不需要患者個人或救護車駕駛員支付,這種收費方式可以借鑒。

  面對多起救護車司機因路橋費與收費員發生爭執的事例,若因此延誤病情致死致傷,誰擔責?

   因繳費延誤病情誰擔責?

  顏三忠:如果僅僅因為收取過路費發生爭議,發生爭議的雙方當事人均具有法律責任,如果因此延誤病人搶救時機導致病人致死致傷,涉嫌過失致人死亡、過失致人重傷罪,應當承擔相應刑事責任和民事賠償責任。

  王優銀:應該明確,無論現行規定是否合理,法律是否需要修改,只要高速公路宣稱對救護車收費,駕駛員遵守規則應當立即繳費。因拒絕繳費引發矛盾、耽誤時間的,都應該由救護車駕駛員承擔責任。

  李春華:要根據具體情況判斷,不能一概而論。如果發生爭執所在地明確將救護車排除在免費通行范圍之外,那么收費站堅持先收費后放行從法律角度看并無不妥,如無特殊情況,可能無須承擔法律責任,更多是道德層面的譴責。相反,車上人員(包括救護人員、司機及患者家屬)可能要對此承擔主要責任,甚至全部責任。當然,還要看當時的收費金額及車上人員的繳費能力。如果車上人員當時確實交不起通行費,而收費站人員一直不肯放行,以致延誤病情致死致傷,那么收費站方面或要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劉東強:由于救護車沒有免繳路橋費的特權,救護車司機為路橋費與收費員發生爭執,導致延誤救治,應當由救護車的單位承擔。如果因此給患者造成嚴重后果,司法機關應當考慮追究救護車司機的刑事責任。

  若因繳費問題一直爭執,極易造成嚴重后果。該如何化解這一矛盾沖突?

   如何解決“救護車路橋費爭執”?

  顏三忠:從國家層面應統一立法,明確救護車屬于公益性車輛,納入高速公路免費通行的車輛類型。如果認為需要收費,醫療機構的救護車輛都貼有固定的小標簽,經收費口掃描后自動繳納通行費,費用由醫療機構財務中的公共事務費統一支付,不需要患者個人或救護車駕駛員支付。

  李春華:可以根據救護車使用高速公路時的具體情況采取不同措施,比如救護車在急救情況下,不收取高速通行費;如果是一般乘坐救急車輛外出,則需繳費。同時,應該加強對救護車的管理,出臺統一的救護車管理標準,建議將正規救護車進行統一并實行網絡化互動管理,對執行任務中的救護車免收通行費,對于“山寨救護車”、“黑救護車”嚴厲打擊。其次,如果統一規定救護車上高速要繳費,那么還應同時出臺相應措施以保障救護車優先快速通行。比如,可以先放行,后向醫療機構、患者家屬、保險公司或其他機構要求補繳通行費;同時,醫院或急救中心為每輛救護車辦理不停車收費的ETC卡,讓救護車能夠快速通過電子收費通道。

  王優銀:對于救護車免收通行費的問題,應該出臺全國統一的收費規定,若不統一免費放行,個人贊同讓救護車統一辦理ETC,讓救護車能夠快速通過電子收費通道,給急救病人爭取時間。

       文/首席記者 郭俊



熱點專題 ∨

我要找律師 熱點專題 熱點專題 熱點專題
微信二級
达芬奇v88选几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