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外仲裁機構合作建立聯合仲裁平臺

來源:法制日報       簽發日期:2019年07月18日 16:45
編輯:曾若晨       新聞熱線:0791-86847195


分享到:

  圖① “一帶一路”倡議下的爭端解決中瑞國際仲裁研討會。

  圖②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副秘書長李虎致辭。

  圖③瑞典斯德哥爾摩商會仲裁院副秘書長Kristin Campbell-Wilson致辭。 (主辦方供圖)

  ●為了有效解決“一帶一路”商事爭議,必須推動中國仲裁的國際化發展進程。因為只有通過這種方式,才能全面提高我國仲裁事業的國際競爭力和公信力,中國仲裁才會得到更多的國際商事主體認可,進而成為解決跨國商事爭端的首要選擇

  ●仲裁服務的市場是開放的,并且仲裁不受地域管轄限制,這就決定了不可能要求商事主體對某一國家的某一家仲裁機構進行選擇,更不能將仲裁機構僅限定在某一區域提供服務

  ●若我國積極與其他國家進行交流合作,建立一個新的聯合仲裁平臺,或將使我國在解決“一帶一路”商事爭端中占有優勢地位

  □法制網見習記者買園園

  “建立一個新的聯合仲裁平臺,或將使我國在解決‘一帶一路’商事爭端中占有優勢地位。”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以下簡稱貿仲委))副秘書長李虎近日在湖北省武漢市舉行的“一帶一路”倡議下的爭端解決中瑞國際仲裁研討會上說。

  研討會由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以下簡稱貿仲委)、瑞典斯德哥爾摩商會仲裁院(以下簡稱SCC)及中國貿促會湖北自貿試驗區服務中心共同主辦。來自中國、瑞典等國內外仲裁機構、律師事務所、企業、高校等200余人參加了本次活動。

  隨著“一帶一路”建設的推進,中國企業“走出去”步伐加快,企業開展貿易投資過程面臨的法律風險、技術壁壘、摩擦糾紛日益增多,因此廣大企業對專業法律服務需求不斷增加。正是在這一背景之下,“一帶一路”倡議下的爭端解決中瑞國際仲裁研討會召開,旨在為加強“一帶一路”建設法治保障工作,提供穩定的法律制度環境,有效降低可能面臨的各類法律風險,進而保障“一帶一路”建設行穩致遠而貢獻力量。

  建立與國際接軌機制

  “一帶一路”建設的不斷推進,也帶動了中國仲裁事業的國際化發展。

  與會專家普遍認為,如果中國仲裁機構能因勢利導,充分利用這一歷史發展機遇,不斷自我完善,提供更高質量的國際化仲裁服務,無疑將在這一歷史進程中發揮更為重要的作用。

  李虎指出,“一帶一路”在促進中國仲裁發展的同時,也帶來了諸多挑戰。中國仲裁如何建立起一套成熟且與國際接軌的機制,從而為“一帶一路”建設保駕護航,目前來看任重而道遠。

  在李虎看來,為了有效解決“一帶一路”商事爭議,必須推動中國仲裁的國際化發展進程。因為只有通過這種方式,才能全面提高我國仲裁事業的國際競爭力和公信力,中國仲裁才會得到更多的國際商事主體認可,進而成為解決跨國商事爭端的首要選擇。

  據介紹,貿仲委作為我國涉外仲裁發展的領頭羊,在長達63年的發展歷程中,始終將國際化發展作為核心理念。近年來,貿仲委更是積極進行多種嘗試和努力,以應對“一帶一路”不斷深化發展所帶來的諸多挑戰。

  首先,通過擴大貿仲委仲裁員名冊中的外籍仲裁員比例,以為解決國際商事爭議的當事人在指定仲裁員方面提供更大的發展空間。

  其次,吸收采納近年來國際最為流行、普受歡迎的仲裁實踐,例如吸收采納緊急仲裁員制度、最佳當事人、合并仲裁等內容來完善仲裁規則,以促進貿仲委進一步和國際接軌。

  最后,加強國內外分支機構建設。目前,貿仲委除了國內已設立的多家分支機構,還在海外設立了包括香港仲裁中心、北美仲裁中心和歐洲仲裁中心。因此除非國際商事糾紛當事人對仲裁地另有約定,貿仲委的這三家分支機構解決糾紛結果理應視為外國裁決。這種方式將進一步促進我國貿易仲裁工作的國際化發展。

  進一步加強交流合作

  在“一帶一路”建設加快推進的背景下,國內外商事主體對于以仲裁為代表的多元且專業的商事爭端解決機制需求不斷加強。不過,整體蛋糕的變大并不意味著每一家機構都會做得更好。畢竟,對于仲裁機構和仲裁地如何選擇,完全是由當事人自主約定來決定的。

  事實上,國內外的仲裁市場將會出現更加激烈的業務競爭。不過,在貿仲委湖北分會秘書長姚俊逸看來,盡管仲裁機構競爭激烈,但仲裁服務的市場是開放的,并且仲裁不受地域管轄限制,這就決定了不可能要求商事主體對某一國家的某一家仲裁機構進行選擇,更不能將仲裁機構僅限定在某一區域提供服務。競爭對于仲裁而言也是一件好事,沒有競爭,仲裁機構就無法獲得發展的動力。

  姚俊逸指出,在競爭之外,中外仲裁機構還應加強廣泛的交流與合作,以便為“一帶一路”沿線的商事主體提供高質量的仲裁服務。

  與擁有著世界上第二大規模的國際仲裁機構——瑞典的斯德哥爾摩商會仲裁院進行交流與合作,也正是此次研討會的初衷之一。

  作為我國“走出去”商事主體經常用來解決跨國商事爭端的重要選擇,SCC副秘書長Kristin Campbell-Wilson在研討會上對瑞典的仲裁情況進行了介紹。

  SCC自1917年成立至今已逾百年,一直致力于向全世界的商事主體提供高質量的仲裁服務。SCC憑著科學合理的機構規則,精簡高效的辦案流程,能夠較為迅速并高質量地將所經手的仲裁案件解決。

  瑞典所具有的完善且穩定的法律環境進一步推動了SCC的發展。Kristin Campbell-Wilson介紹說,在瑞典,凡是與仲裁相關的法律規范,無論是在制度設計還是在執行落實等方面皆符合《紐約公約》的要求,并且該國的司法環境對仲裁來說也十分友好。

  瑞典的法院不僅對仲裁相關的事物稔熟于心,而且對于該國仲裁機構所負責的仲裁案件,基本都是持十分支持與肯定的態度,并不會過分插手干涉。

  Kristin Campbell-Wilson說,SCC與貿仲委之間在長達幾十年的交往合作中建立了深厚的友誼,雙方通過學習借鑒,共同為國際仲裁社區的成長作出了重要貢獻。希望中國仲裁機構能與SCC繼續加強交流與合作,不斷探討國際仲裁的新發展,以為“一帶一路”的建設發展助力。

  加強跨國仲裁人才培養,是國內外仲裁機構在進行交流合作時一項必不可少的內容。在國際仲裁交流合作中,人才培養是非常重要的內容。畢竟,綜合素質高、業務能力極強的仲裁人才是高質量解決仲裁糾紛的不可或缺因素。

  李虎認為,我國仲裁機構應通過多種方式加強國際仲裁專家的培養:一是推薦中國仲裁專家加入國際仲裁組織和相關機構,以和這些機構的工作人員一起提供管理服務,互學互鑒;二是加強中國國際仲裁員參與國際仲裁案件的審理;三是使得更多的中國律師參與國際商事爭端仲裁案件的代理。

  推進國際新平臺建設

  據了解,在國際仲裁常見的一種現象是,雙方當事人在協商談判的過程中間,一般不會選擇雙方所在國的仲裁機構解決商事爭端,而多數會在第三國的仲裁機構中進行選擇。

  因此,李虎認為,若我國積極與其他國家進行交流合作,建立一個新的聯合仲裁平臺,或將使我國在解決“一帶一路”商事爭端中占有優勢地位。

  李虎說,共同構建一個新的爭議解決平臺,也是未來中外仲裁機構進行合作的最主要方式。廣泛推廣宣傳這些新的合作平臺,共同致力于將仲裁市場做大,無疑將使彼此受益。

  “未來涉及跨國商事爭端的當事人,可以在這些新平臺上所采用的仲裁規則中選擇仲裁服務,這無疑會使仲裁成為更加人性化的糾紛解決機制。”李虎說。

  2018年我國審議通過了《關于建立“一帶一路”國際商事爭端解決機制和機構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意見》明確,支持具備條件、在國際上享有良好聲譽的國內仲裁機構開展涉“一帶一路”國際商事仲裁,并鼓勵國內仲裁機構與“一帶一路”建設參與國仲裁機構合作建立聯合仲裁機制。

  據悉,按照《意見》要求,我國目前正致力于與“一帶一路”建設參與國合作,共同構建國際非政府組織形式的國際爭端預防和解決平臺。這一平臺是在我國“一帶一路”國際峰會有關部門的指導下,按照“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則成立,具有國際性、非營利性、民間性等特質。

  李虎指出,這一平臺將成為由我國牽頭建立的首家國際仲裁機構,它將有效彌補我國仲裁機構在預防解決國際商事爭端方面的短板,進而更好地助推仲裁為“一帶一路”建設保駕護航。



熱點專題 ∨

我要找律師 熱點專題 熱點專題 熱點專題
微信二級
达芬奇v88选几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