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學校還在,我就會在這里”

吉安市教師朱潤根扎根鄉村28年初心不改 病痛纏身仍堅守講臺

來源:江西法制網       簽發日期:2019年11月22日 15:26
編輯:曾若晨       新聞熱線:0791-86847195


分享到:

  朱潤根給學生上課

  “如果一個士兵最大的榮耀是戰死疆場,那一位教師的最大榮耀則是在講臺上堅守到最后一刻。”這是吉安市青原區富田鎮王家小學教師朱潤根寫在筆記本上的座右銘。

  28年前,他作為一名師范生,心系本村孩子,毅然選擇回到條件艱苦的家鄉教書。扎根山村學校以來,他飽受病痛侵擾,卻初心不改,用愛心育人,悉心照料學生學習生活,立志為農村教育堅守一生。

  病痛纏身

  11月19日,吉安市氣溫驟降,王家小學的孩子更加深有體會,課間時,十多個學生簇擁在教學樓前的陽光下取暖嘻鬧。他們不知道,遠在吉安醫院的病房,朱老師還在牽掛著他們。

  今年49歲的朱潤根,在王家小學的三尺講臺站了28年,他從來沒有離開過這個偏僻村小,如果不是現在學校新來了另一位老師,他是無論如何也不肯請假住院的。

  “這次雙腎結石,實在是疼得不行,我就先請了一個月的假,肯定要不了這么久,學校還有很多事情呢。”于朱潤根而言,病痛給他帶來的困擾一直存在,他早已習慣。

  1993年,剛走上教學崗位2年的朱潤根隱約感到背部疼痛不已,后經醫院診斷為“強直性脊柱炎”,這是種長期的慢性病,無法治愈,意味著朱潤根要常年承受疼痛折磨。

  隨著時間的推移,朱潤根的脊柱逐漸鈣化,脖子僵硬得不能轉動,腰椎佝僂到了90度,就像個80多歲的老人,連跨個門檻都費勁,苦不堪言。

  2015年,因為長期服藥帶來的副作用,朱潤根得了雙腎結石,輸尿管被結石堵塞了,為了不耽誤上課,他決定兜著“尿不濕”去講課,每上完兩節課換一片,堅持上完周一至周五的課程,只有在雙休時才住院治療。

  盡管病痛纏身,但只要一站上講臺,他就變得精神抖擻。學生家長只知道村里的朱老師脊柱不好,一直堅持吃藥上課。

  許多家長見證了朱潤根為培養村里孩子付出的艱辛,都勸他,養好病再來上課。只有他自己明白,這所小學離不開他。

  扎根鄉村

  現在的王家小學只保留了一年級,一共有十多名學生,校舍新建成沒幾年。朱潤根是王家小學的“校長”、教導、總務、廚工、門衛,忙得團團轉。他負責所有課程的教學,并讓在外務工的妻子回鄉到學校幫忙,王家小學一度成了名副其實的夫妻學校。

  一年級孩子年齡比較小,而且入學前大部分沒有讀過幼兒園,開學第一天就是第一次接受教育,朱潤根必須一個一個地教他們握筆,識讀拼音。“每次新開學,一個字母都要教一天,有的孩子在課堂上拉屎拉尿了都不敢說,等到我發現了就幫他們擦身體、換衣服。”

  為了更好地教學,他拒絕坐著上課,隨之而來的是課堂之外身體的疼痛,每天晚上睡覺,他痛得在床上打滾,都不肯吃一粒止痛藥,只為留到上課時才吃,這樣才不影響上課。

  在朱潤根所在的村小,大部分孩子都是留守兒童,很多孩子因為路程遙遠,中午需要在學校吃飯。一些孩子太小,常常會忘了帶飯到學校,這時候,朱潤根就會在中午放學后統計人數,為孩子們做一些便飯,保證他們能吃飽。一些回家路遠的孩子,爺爺奶奶身體不適的時候,朱潤根還會親自送他們回家。

  曾經有個學生小琪,朱潤根在她入學時發現她有聽力障礙,于是在教學時格外上心,在課堂上鼓勵小琪大膽說話,課后還會專門輔導她學習看嘴型練習發音。他還時常和小琪的家人交流孩子在學校的情況。現在小琪已經讀六年級了,學習生活都沒有太大障礙。

  正是靠著對學生的耐心和愛心,朱潤根成了鎮上遠近聞名的好老師。20多年來,許多他教過的學生,都記得這位啟蒙老師,有些學生的孩子又成為了朱老師的學生。

  28年初心不改

  朱潤根所在的王家村委會是愛國詩人文天祥故里。朱潤根從小就常聽老一輩講,多讀圣賢書,爭做正氣人。

  在朱潤根上小學的時候,一年級的啟蒙教師對他非常好,讓他產生了對教師這個職業的崇拜之情,并暗下決心讀好書回本村當老師,培育更多讀書人。

  1991年朱潤根剛從師范畢業分配到王家小學。因為學校設在年久失修的祠堂,于是他吃住也在祠堂,教學條件非常艱苦,大多數老師都待不住。28年來,有20多名老師相繼調走了,只有朱潤根至今堅守著。他回憶起當初困難的條件,印象還是非常深刻:“那個時候,學校的老師沒有專門的宿舍,刮風下雨的天氣,整個祠堂都呼呼作響,很多老師待不了很久,就會想辦法調走,確實是苦。”

  那個艱難的時期,只有朱潤根沒有走的想法,有人曾笑他傻,讀書成績好,卻選擇當老師。身邊的師范學校同學,不少都轉崗從政,或者下海經商,而朱潤根至今仍是個“窮秀才”。

  面對艱苦的教學環境,朱潤根坦言也曾矛盾、彷徨過,而且,他也曾有過改變命運的機會。

  第一次,鎮里招計生員,按照當時的情況,朱潤根只要通過試用就可直接調入;第二次,鎮里招司法員,沒人報名,只要朱潤根愿意去,就可直接換崗;第三次,縣殘聯招人,朱潤根持殘疾證還有加分優勢,他也沒去……

  三次換崗機會,朱潤根不是沒有心動過,甚至當時連個人簡歷都已經寫好,但在出門的那一刻,他想到王家小學教室里孩子們求知的眼神,想到當初求學時堅持的教師夢想,最終朱潤根選擇堅定初心,繼續留在王家小學教書,做一名鄉村教師。

  “學校在,我就在”

  28年來,王家小學經過了很多次改變,由原來的“完小”到撤改為一至三年級的教學點,到最近幾年的只剩下一年級。

  “盡管王家小學一直在改變,但只要它還在,我就會一直留在這里,孩子和鄉親們需要一所學校。”朱潤根表示。

  朱潤根告訴記者,他這樣癡心教育,妻子也曾埋怨他。“她說我對學生比對自己的兒子還要好,我從沒有做過飯給兒子吃”,但他明白,妻子和兒子有時候只是發發牢騷,平時更多的是輔助他的教學,照料他的身體,為他在學校的堅守“保駕護航”。

  現如今,當初的老祠堂已經由新建的校舍取代,變成了兩層的樓房,孩子們也擁有了自己的多媒體教室,能夠學習到更多課堂之外的知識。

  今年開學時,王家小學的學生數量已經從前一學期的三十多人縮減到十多人。這是他28年的教學生涯中,學生數量最少的一年。

  “現在村民們都有條件去縣城買房,都想為孩子提供更好的環境吧。”盡管朱潤根對現狀有些無奈,但想到孩子們的學習環境能更好一些,他還是打心眼里還是高興。

  2018年,王家小學新來了一名老師,讓朱潤根身上的擔子輕了不少,他有更多的時間能夠充電學習,現在每天晚上他都會堅持備課,努力為孩子們拓展先進的課程教法。

  28年來,朱潤根的教學成績連續排在全鎮前三名,連續多年被評為全鎮優秀教師和模范班主任,并獲評“中國好人”、江西省“最美鄉村教師”、“吉安好人”、“感動青原人物”等20多項榮譽稱號。

       文/圖  吳強  記者戴平華



熱點專題 ∨

我要找律師 熱點專題 熱點專題 熱點專題
微信二級
达芬奇v88选几号